<video id="buaoo"></video>
<center id="buaoo"><s id="buaoo"><optgroup id="buaoo"></optgroup></s></center>
<nobr id="buaoo"><ruby id="buaoo"></ruby></nobr>
<center id="buaoo"><ruby id="buaoo"></ruby></center>
<source id="buaoo"></source><center id="buaoo"></center>
<source id="buaoo"></source> <center id="buaoo"><s id="buaoo"><optgroup id="buaoo"></optgroup></s></center>
<source id="buaoo"></source>
<center id="buaoo"><output id="buaoo"></output></center>
<center id="buaoo"></center><th id="buaoo"><s id="buaoo"></s></th>
  1.  > 自考網大全

西方修辭學歷史的重要性難學嗎?

哲學是愛智慧,既然一切皆有智慧,哲學家的首要也是唯一的目的應該是從一切存在中尋找智慧,而非批判和打倒誰。

——坤鵬論

西方修辭學歷史的重要性

元旦期間,坤鵬論在一本書中看到這樣一句話西方修辭學歷史的重要性

相較于其他話語,哲學話語真的具有神明一般的優越地位嗎西方修辭學歷史的重要性?

是??!

所有話語都是思想的產物,西方修辭學歷史的重要性我們所說的正確、高明、睿智都指的是內容,而非形式,比如:包容內容的學科就是形式。

事情只要有人涉入其中,總會沾染上人氣,愛智慧的哲學也不例外,最后往往會淪為形式大于內容,比如:就算再荒謬的觀念只要掛上哲學的羊頭,也會讓人覺得神圣不可侵犯,信就是了。

于是,“哲學”泛濫成災,成了最不需要智慧、可以拿來包裝一切的形容詞。

坤鵬論承認一切皆有學問,一切皆有智慧,但是,哲學是名詞、更是動詞,從來就不是形容詞,沒有深刻思考、沒有嚴謹論證、沒有不斷實踐,就算再高喊XX哲學,也還是耍流氓。

正是通過對一直與哲學對著干的修辭學的學習和分享,坤鵬論發現認知與眼界提升的重要方式之一就是反著學。

正所謂,最了解你的人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敵人。

確實,人生在世,想要成功,很多時候關鍵在于堵住自己最短的那塊木板。

而人偏偏最沒有自知之明,總以為自己的優秀程度遠遠超過了人類的平均水平。

想想看,自己、身邊的人,哪一個不是常常指點江山、揮斥方遒,似乎讓我(他)來管理地球,早就實現世界和平了。

坤鵬論在極其簡陋、極其表面地學習了修辭學后,對哲學的理解再次有了深刻的提升。

這兩天我就在前面修辭學的簡明歷史基礎之下,分享自己的一些感悟,以及現代的新修辭學解說。

一、為什么柏拉圖如此痛恨修辭學西方修辭學歷史的重要性?

我們常說,沒有無緣無故的愛,更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柏拉圖一直旗幟鮮明地反修辭學也是有淵源的。

對母邦興衰抱有一腔熱血和偉大政治抱負的柏拉圖,在青少年時代親眼目睹了雅典如何在巧舌如簧的政客的唆教下深陷于戰爭泥沼不可自拔,一座好端端的城市因此而不斷衰朽沒落下去。

部分出于這一原因,他對修辭采取了非常嚴厲的批判態度,在多篇對話錄中,借蘇格拉底之口對這門當時舉世熱衷的學科極盡冷嘲熱諷之能事。

三國時期的曹丕在其《典論·論文》中曾寫道:“文人相輕,自古而然”。其實真不止自古,而是古今中外無不如此。

一心想在政治舞臺施展抱負偏偏又不得志的柏拉圖內心中有沒有羨慕嫉妒恨呢?

坤鵬論相信,一定會有的,因為他也是人,不是神。

哲學是愛智慧,既然一切皆有智慧,哲學家的首要也是唯一的目的應該是從一切存在中尋找智慧,而非批判和打倒誰。

當然,坤鵬論這樣的評論同樣也是一種低層次的聒噪。

到此,配合以前對概率的理解,我才慢慢有些領悟老子所說的:大音希聲,大象無形。

真正的大智慧者,只觀不言;

真正的大智慧者,籍籍無名;

真正的大智慧者,只領不教;

真正的大智慧者,只展不評。

正如富豪榜上有名的都不是最富有的人,因為人缺什么才會追求什么,上榜的他們說明他們還在為(名)利所累,遠沒有達到不把(名)利當回事兒的境界。

智慧比之現實的財富尤甚,更是相同的道理。

從表現上看,就像西塞羅所說的,柏拉圖“在取笑演說家時聽起來自己活脫就是一個爐火純青的演說家?!?/p>

首先,當時整個希臘社會對修辭幾乎是一邊倒的崇拜與狂熱。

那個時代從事修辭的專業實踐者——即通過口頭或書面的修辭手段達到某一預定修辭目的的各種說客和訟師,被稱為修辭師,是當時的文化英雄,受崇拜程度絲毫不亞于科學家在我們所處時代所得到的仰慕。

小知識:修辭師與修辭家

修辭師是達到較高專業程度的實踐者,他們不同于修辭思想家、理論家、教育家,也就是那些在修辭領域著書立說并傳道、授業、解惑的那些人。

后者在西方修辭傳統中往往被稱為修辭家。

柏拉圖以反潮流的精神引進某些與常規見解完全對立的負面視角,其實,這本身就是在踐行修辭學中的“雙向言說”或“對言”。

按照普羅泰戈拉的見解——“針對一切事物都存在著兩種相反(又都講得通)的說法”,針對修辭理所當然也會存在著兩種針鋒相對卻又都不無道理的說法。

其次,柏拉圖對修辭的批判恰恰是通過嫻熟地運用修辭手段而得到實現的。

比如:他刻意回避了“意見”既可能錯誤也完全可能正確的這個不可否認的事實,將“意見”和“真理”對立起來,使它與“謬誤”或“虛假”同義,造成人們根本無法通過基于“意見”的修辭推理得出正確結論的深刻印象。

再比如:他通過巧妙地樹立起各種二元對立,偷梁換柱,將“什么是知識”、“什么是真理”當作已有明確答案而完全不成問題的問題。

這樣,人們往往就會忽略另外一個重要事實,即“知識”、“真理”、“正義”等其實是一些動態概念,有關它們在任何特定歷史文化條件下所具有的內涵和外延從來都是有爭議的。

而這些爭議恰恰只有通過相關“意見”的不斷交鋒——也就是,通過修辭的不斷應用——理不辨不明,才可望得到某種暫時的解決。

因此,柏拉圖對修辭的攻擊本身就是古希臘修辭應用的一個特例和范例。

或者說,柏拉圖的“反修辭”歸根結底還是修辭的一種曲折隱晦的表現形式。

西方修辭學歷史的重要性

不過,也正是他的攻擊,對修辭方式和技巧的無情“揭發”,提醒人們:

第一,注意修辭本身往往諱莫如深的工作機制,引向“修辭效果究竟是怎么產生的”這個關鍵問題;

第二,不管修辭的結論聽起來多么雄辯有力、不容置疑,但這些結論終究只不過是未經確證的“意見”,總是存在著可質疑的空間;

第三,認真考慮演說者的資格和動機,用“真實”、“正義”等標準要求、衡量和約束一切修辭活動。

最后,世間萬物相克相生,柏拉圖的批判并沒有對當時蓬勃發展的修辭學產生負面沖擊,反而因為批判中提出的“知識與意見”、“真實與表象”、“教導與勸說”等一系列二元對立,帶領人們對修辭實踐的認識提高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思辨水平。

而且,他的批判一直是修辭學的如芒刺背,一代一代不停地鞭策著修辭學大師,使他們不斷地努力完善修辭學。

比如:柏拉圖在《高爾吉亞篇》說,演說家既然對于自己言論涉及的主題不具備專門知識,就只能通過言辭討好、取悅受眾以贏得他們的信服。

于是,之后的西塞羅、昆體良都明確表示,優秀的演說家必須具有多方面的知識,而理想的演說家由于全知,所以完美(至少是在有關事務上)。

后來,公元前4世紀出現的兩部具有里程碑意義的系統修辭論著,即亞里士多德和阿那克西米尼的《修辭學》,他們都是站在柏拉圖的肩膀之上成書。

阿那克西米尼與亞里士多德年齡相仿,是當時的修辭學家和歷史學家。

他的書的全稱是《獻給亞歷山大大帝的修辭學》,曾長期被誤認為是亞里士多德的作品。

亞里士多德和阿那克西米尼不約而同并且大致在同一段時間(大約在公元前335年~公元前322年間)分別創作了兩部《修辭學》,而且,他們都在當時流行的各種手段和其他表述的基礎上,對修辭提出了空前全面、系統而詳盡的論述。

不過,兩部著作不管在觀念基礎的確定、體系的構建、視角的選擇,還是對具體問題的處理上都存在重大差別。

顯然,它們證明了當時不僅存在著不同修辭學說,而且存在著不同學說可以并行發展的廣闊空間。

這一空間廣闊到甚至對修辭學批判到一無是處的反修辭觀點也予以包容。

比如:柏拉圖以哲學家身份和真理的名義對基于或然性的修辭思想痛加解構和批判,將其定位成一種采取魚目混珠的手段,極具誤導性的巧言,呼吁人們用基于真知灼見的某種哲理性話語取而代之。

二、亞里士多德將修辭從“學”道帶入“術”途

不得不承認,2000多年來,瞧不上修辭學的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士多德師徒三代對修辭學卻一直起著近乎決定性的作用。

或者說,他們對于修辭學的思考已經達到人類思想的深度極限,后來者很難再有更深的探究。

所以,坤鵬論一直堅持認為,別瞧不起古人,現代人可能知識比古人豐富,但是,在思想方面,被工業化教育批量塑造出來的我們的思想卻差得遠。

他們三人對于修辭學的決定性作用主要表現在:

首先,《高爾吉亞篇》一直是修辭學的心病,后世的修辭學大師們都在有意無意地或反駁或改進其中對修辭學的批評。

其次,前面也講到了柏拉圖本身也是一位高超的修辭學大師。

再次,亞里士多德更是直接將修辭定為一門需要學習、必不可少的術,并寫了被后世修辭學視為開山著作兼教材的《修辭學》。

因此,美國修辭學家科比特曾宣稱過,現代西方修辭學就其精華而言仍然是兩千多年前亞里士多德的東西。

西方修辭學歷史的重要性

坤鵬論認為,在老師柏拉圖強大思想的影響下,亞里士多德雖然不是全盤否定修辭學,但從根本上還是接受了老師的觀念——“烹飪術的對應物”,也就是說,它是修辭術,而不算修辭學。

術是什么?

術,是技術,是技藝,是功能,是手段。

他還直接定義稱:修辭術、是辯證法的一個分支,也是倫理學的一個分支。

亞里士多德這樣寫道:“必要的、盡管是第二等的技藝”,而且對于說服那些“未受教化的或不可教化的聽眾”甚至是一種主要的技藝。

所以,亞里士多德的《修辭學》常常也翻譯為《修辭術》。

亞里士多德的修辭學思想直接奠定了整個西方修辭學的發展基礎,其后的兩位著名古典修辭學家西塞羅和昆體良也不過是在他的修辭理論上進行修修補補。

但是,也正是亞里士多德的緣由,修辭學在很長很長一段時間里丟掉了高爾吉亞、伊索克拉底對于“修辭學最重要的是思考”的諄諄教誨,忘掉了“只有會思考的靈魂才懂得如何應用語言進行表達?!睗u漸鉆進到了術的范疇,追求表面,追逐結果,淪落為工具,忘掉了自己的初心,忘掉了自己曾與哲學分庭抗禮、比肩前行,甚至曾得到過所有學科之女王的稱號。

本文由“坤鵬論”原創,未經同意謝絕轉載

請您關注本頭條號,坤鵬論自2016年初成立至今,創始人為封立鵬、滕大鵬,是包括今日頭條、雪球、搜狐、網易、新浪等多家著名網站或自媒體平臺的特約專家或特約專欄作者,目前已累計發表原創文章與問答6000余篇,文章傳播被轉載量超過800余萬次,文章總閱讀量近20億。

本文由發布,不代表自考學歷提升報名_自學考試信息網立場,轉載聯系作者并注明出處://www.doki3.net/zikao/155566.html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聯系我們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微信號:weixin888

工作日:9:30-18:30,節假日休息

曰本女人牲交全视免费
<video id="buaoo"></video>
<center id="buaoo"><s id="buaoo"><optgroup id="buaoo"></optgroup></s></center>
<nobr id="buaoo"><ruby id="buaoo"></ruby></nobr>
<center id="buaoo"><ruby id="buaoo"></ruby></center>
<source id="buaoo"></source><center id="buaoo"></center>
<source id="buaoo"></source> <center id="buaoo"><s id="buaoo"><optgroup id="buaoo"></optgroup></s></center>
<source id="buaoo"></source>
<center id="buaoo"><output id="buaoo"></output></center>
<center id="buaoo"></center><th id="buaoo"><s id="buaoo"></s></th>